家居装修

失落的奇幻世界六十三章我们是朋友营养

2021-01-15 03:23:06 来源: 西宁家居网

失落的奇幻世界 六十三章 我们是朋友

列夫骑士既愤怒又委屈,愤怒的是,杨毅不按规矩出牌,用他赢来的母马把牧场所有的公马都勾引到了洛克郡,还硬说那些公马和马夫是侵略者,打仗也不按照套路出牌,连骑士的铠甲都不穿,还从后面偷袭,这个卑鄙的杨毅。

委屈的是,他是贵族,就算被俘虏了,也应该有贵族的待遇和体面,可是杨毅根本不给他这种待遇和体面,而是把他关在了马场的一个小茅草屋里,外面是三千多匹马,还有他战败了的士兵,怕他跑了,捆的五花大绑,这是对他的不尊重和侮辱,他列夫是骑士,就算是战败被俘,赎金还没到,怎么能跑呢?他根本不会跑的啊,逃跑是有失贵族尊严的啊,这个该死的杨毅……

更该死的是,杨毅把他扔到茅草屋后,像是把他给遗忘了,除了每天会派人来给他喂上一顿黑的不能在黑的裸麦饼之外,连人影都看不到,也不提赎金的事,被关进来的列夫骑士开始还高声叫骂杨毅不懂规矩,他会禀告现如今的白雪女王,让她来惩治杨毅,还说要报仇,要跟杨毅不死不休之类的废话……

喊了两天,根本没人搭理他,连一天一顿黑黑带着难闻味道的裸麦饼都不送了,更操蛋的是还下起了雨,外面下小雨,茅草屋下中雨,外面下中雨,茅草屋里下大雨,外面下大雨,茅草屋里下暴雨,阴冷潮湿,伴如果电量明显不足要及时充电。  每月应在常温下检查一下轮胎气压随着马粪的味道。

列夫骑士欲哭无泪,自打出生他就没遭过这样的罪,暗自祈祷杨毅快点来吧,要多少赎金都给了,只要不在让他遭罪,可有一次他偷听到了外面两个看守士兵的对话,说杨毅为了惩罚侵略者,要亲自砍了列夫骑士的脑袋。

列夫骑士一下就懵了,蔫了,哀求着要见杨毅一面,可杨毅还是没有来,一个星期后,列夫骑士蓬头垢面的都没人模样了,他很悲伤,认为自己死定了,就在他绝望的这一天夜里,杨毅来了,自己一个人拎着油灯,推开了茅草屋的门。

杨毅当然是故意的,不好好折磨折磨列夫骑士,不打掉他身上贵族骄傲的那层皮,谈判是不好谈的,一个星期就差不多了,杨毅没想到的是,列夫骑士实在是太悲惨了,不过是一个星期而已,整个人像瘦了一半,原本跟球似的,现在都立体了。

最明显的是列夫骑士身上的趾高气昂,牛逼哄哄,不见了,现在的列夫骑士胡子拉碴,颓废,疲惫,绝望,看到杨毅进来,眼泪突然就流下来了,杨毅都有点不忍心了,叹息了声道:“尊敬的列夫骑士,不好意思,这两天事情比较多,我来晚了啊。”

列夫骑士看到杨毅,情不自禁的就颤抖了下,恐惧问道:“你……你是来杀我的吗?”

杨毅装作一愣,问道:“这话从何说起?啊,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也不等列夫骑士回话,杨毅扭头故作恼怒朝门外看守的洛克郡士兵喊道:“我不是让你们好好伺候列夫骑士的嘛,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门口的士兵唯唯诺诺的不敢吭声,其实这就是装,要是现代人或是中国人早就看出来了,偏偏列夫骑士没看出来,跟着杨毅委屈的告状道:“他们根本不管我,不管我的抗议,不管我是贵族,不给我松绑,还不给我吃饱,我的天呢,你终于是来了……”

杨毅……特无语的看着列夫骑士,这都是什么脑子?

杨毅觉得跟列夫骑士演戏是给瞎子看,也懒得跟他兜圈子了,开口道:“尊敬的列夫骑士,我想咱们该为这场战争的结束商讨一下了。”

杨毅丝毫没有要给列夫骑士松绑的意思,列夫骑士已经习惯了这种待遇,毕竟被绑了一个星期,听到杨毅主动提起,急忙道:“早就该结束了啊,你说,你要多少赎金?”

“列夫骑士,我其实是个善良的人,可你们毕竟是侵略者,也是战败者,教训总是要有点的,首先,洛克河对面的五百亩草地你要划给我,并且给我五十个能牧马的人,至于被俘虏的士兵当然也归我了,你的铠甲也是我的了,你要是同意,我现在就放你回去。”

杨毅淡淡说完,列夫骑士惊了,被杨毅狮子大开华北地区多数地区以稳为主口给惊了,他以为付出金币,就能把自己赎回去,列夫骑士不缺钱,毕竟还有从杨毅那里赢来的五百个金币,足够了,没想到的是,杨毅根本不要金币,而是要土地,还是他领地内最肥美的草场,五百亩啊,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不客气的说,有些小领主的全部土地,也就五百亩左右。

而且看样子马是不会还了,还要给他五十个马夫,俘虏的士兵和铠甲也都成了杨毅的了……列夫骑士纵然很富裕,也是差点一口老血没吐出来,瞪着眼睛看杨毅,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杨毅早造就预料到了列夫骑士会是这种表现,悠然对他道:“列夫骑士,你要好好想想我的要求,其实我并不想白要你的东西,如果你肯把我要的给我,我会送给你一个主意,让你再从别的骑士那里得回土地和人口,要是不同意,也没关系,你就在这好好想想吧,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让人通知我。”

杨毅装模作样的原题:美国教育转身要走,列夫骑士一下子就惊了,杨毅能把他关在这里一个星期不闻不问,就能继续关他一个月不闻不问,他实在是一分钟都不想在这破茅草屋待下去了,对杨毅喊道:“等等,你真的有办法能让我从别的骑士那里得回损失的土地?”

杨毅暗自叹息了声,一个人蠢不是罪过,既蠢又贪婪才是罪过,列夫骑士显然就是其中一个,不坑他,还能坑谁呢?杨毅回过头来,挤出人畜无害的笑容,道:“尊敬的列夫骑士,相信我,你得到的,将比你失去的还要多。”

“如果你真有办法,我就答应你!”列夫骑士屈服了,就算是杨毅骗他,他也认了,只要能从茅草屋出去,再回去做他的骑士老爷,什么代价都答应了,杨毅点了点头,对门口的两个士兵喊道:“去,把列夫老爷身上的绳子给解了,再在给列夫老爷换身干净的衣服,带到我的书房,这都是什么味……”

当然是马粪味,茅草屋就在马场,加上下雨,那味道……杨毅是捏着鼻子离开的,回到庄园,杨毅洗了洗脸,这才感觉舒服了点,回到书房,坐在椅子上,喝着咖啡,杨毅陷入了沉思,他的沉思,想的当然是怎么坑列夫骑士,才能把利益最大化。

杨毅也没想到列夫骑士能这么痛快就答应给他土地,以为怎么也得摆摆臭架子,在多折磨两天,吓唬两天,贵族老爷们的无耻还真是没有底线啊,既然列夫老爷如此豪爽,杨毅就要琢磨琢磨怎么才能更好的坑他一把。

坑人也是有套路的,讲究的是循序渐进,深挖坑,浅铺草,最好的效果就是把列夫老爷给卖了,他还帮着数钱,还得说杨毅好,这才是最高的境界,沉思当中,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敲门的声音响起,杨毅喊了声进来。

两个士兵押着换了身干净衣服的列夫骑士老爷哆哆嗦嗦的进来,列夫老爷换了一身粗麻布的衣服,面无血色,杨毅装模作样的又训斥了两个士兵几句,让小茶杯倒咖啡来,就让列夫骑士坐在自己大学生在创业之前对面的椅子上。

温暖的壁炉,热乎乎的咖啡,让列夫骑士很是出神了一阵子,其实他还是很瞧不起杨毅,因为杨毅的书房实在是太简陋了,甚至都不如他的牌室,尤其是他一路走过来,发现杨毅庄园里的人都是年纪大的仆人和侍从,只有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很漂亮,还穿的一点都不好。

杨毅是穷疯了,列夫骑士给杨毅下了定论,有了这样的定论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杨毅那么贪婪了,而且似乎优越感又回到自己的身上了,杨毅和列夫面对面喝着咖啡,有些沉默,列夫抬头看了一眼杨毅,杨毅那黑色眼睛里眼神有些冰冷。

“尊敬的杨毅骑士,我们有着相同的爱好,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好朋友,之前的事只是一个误会,你的条件我都答应,只是,你说过能给我出个主意,从别的骑士那里得到更多的土地和财富,我想问问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因为共同的爱好,我也拿你当做我的朋友,可是面对侵略,我是不能忍受的,这是惩罚,但我还是不想让咱们两个之间充满了仇恨,因为我们两个郡离的实在是太近了,我们应该是兄弟关系,所以,我要告诉你一个办法,一个你擅长的办法,从别的骑士那里获取得更多的财富和土地,这样,你就不会恨我了,我们能继续友好下去。”

“哦,那是什么办法呢?”列夫骑士真的好奇了。

天津治妇科医院哪好
海口早泄治疗哪家好
上海妇科治疗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