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动态

阴阳天师第章雨中死斗营养

2021-01-16 03:18:50 来源: 西宁家居网

阴阳天师 第98章 雨中死斗

雨,我与她挨着相坐,且共撑一把伞,盯着渐急的雨势。(..)///我们相继沉默着,谁也没有打破这份宁静。可气氛却有些尴尬,有些微妙。我能感觉到,巫天蝶身体扭捏、拘谨而不安,渐渐向一边挪移,远离我,她半边身体已经出了伞遮盖的范围,雨滴打湿了她衣服一些。

我心里隐隐明白了什么,却没有说破,因为,我的注意力全部在远处,半空渐急的雨水。

五米外,一颗两人才能合抱的大树,几条干枯的树枝被雨水滴落的不断下起伏,然一团拳头大小的水球在树枝周围徘徊,凝而不散,散发着温和的光晕。

“水妖!?”

我心顿时一沉,暗骂这次糟了。

妖与鬼不同,鬼还可以用镇魂符应付应付,可是妖,妖变幻莫测,鬼不知强大多少倍,何况是今天占据天时地利的水妖。

我额间渗出一滴冷汗,同时紧了紧手里的天机伞,体内牵动黑色灵力。

“怎么办?”我自问。

巫天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扫了四周一眼,悄声问“是鬼门的人?”

我摇头。

在这一刻,那团水球以极快的速度,在半空如滚雪球般吸收着雨水,眨眼间扩大了无数倍,向我们笼罩而来,似要将我们吞没。

巫天蝶看着这一幕,微微一愣便回过神来。

而我,已经有了动作,我一甩天机伞,巨大的水妖撞击在伞面,被弹飞出去,可这股冲击力,亦是让我退了几步,喉咙一甜,险些吐出鲜血。

她终于感觉到了不对,脸色微变,说“你怎么样?”

“没、没事。”我咳了一声,鲜血被咳出,我将嘴里残血吐出,看了一眼一脸担忧的巫天蝶,轻轻一笑,安慰说“放心好了,我可以应付,嗯,这是一个没有化形的水妖,我没问题的。”

巫天蝶快哭了。

散落的雨水飞快凝聚,在眼前不断变换着各种形态,或人、或兽有些列车的部分停站将取消、或树,且吸收着雨水壮大自己。

我略思片刻,合了天机伞,伞尖插在地面,凝视着水妖。

水妖顿了一下,几根水刺在半空凝聚而出,防卫费用将高达4.9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601亿元)刺了过来。这些“非法入境”我还可以应付,天机伞一甩,击散了水刺,水刺化作水,落入地面,与雨水相融。

我冷酷说“有什么手段,尽管来吧。”我知道,在这时,逃是没用的,在雨天,水妖无处不在,逃只会让它感觉我们示弱,只会让它肆无忌惮,到时更没用胜算。

再说,这水妖是哪里来的?会不会是鬼门的布局?

如果是……

我吸了口凉气。

因为,我们在劫难逃,而且,或许会死,不,一定会死。

鬼门绝对不会放过苗族这个漏之鱼。

巫天蝶站在那边,瞪着双眼,身躯都在微微发颤,这一刻,她感觉是那般的无力,她心生愧疚,如果不是她要来……

嗡!

水妖忽然之间散去,铺平了地面,向着两人脚下蔓延,很快,将我们围绕。我看着脚下蠕动的水,面色狂变,暗骂糟了,该死!没有任何犹豫,我猛地转身,一拉巫天蝶便跑。

可是,仅仅跑出几步,我们停下了,因为,前面站着两个黑衣人,挡住了去路。

鬼门门徒。

我心惊,无力的笑了,劫数啊。我回头看巫天蝶,微微一愣,她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出的冷静。

巫天蝶扭头看来我一眼,微微一笑,挣脱了我的手,前说“我是你们要找的人,你们要杀我对吧?”

听到她的话,我隐隐感觉到了不妙,在她眼,我看到了赴死的念头,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巫天蝶说“我跟你们走,不过,你们要放了他……”

“闭嘴!”我冷冷打断,死死盯着她。没错,这个方法可以救我,我是方青的弟子,所有人更是把我当成了幽泉会的人,只要我退出,他们绝对不会动我,可是,让我眼睁睁看着她死,这点我怎么能做到。

我做不到,而且,我绝对不会躲在女人身后,让女人为我出头,算是死,也绝对不要,这是底线。

若是师父知道这件事,绝对会砍了我。

水妖已经追了来,将我们包围,且范围逐渐缩小,只要我们稍微有动作,水妖会急剧收缩,到那时,我们算不死,也绝对会被废。

真是前有狼后有虎。

鬼门门徒对视了一眼,其一个黑衣人说“鬼门与幽泉会井水不犯河水,要说其实我们也算有些渊源,希望阁下不要多管闲事,只要将她交出来,次的事我们既往不咎,还会将你送出去。”

次的事?是说我杀他们人的事?

我沉默了片刻,说“水妖是你们……”

“没错,所以说,你们逃不了。”

你妹!你说逃不了逃不了,太小看我了,我嘿嘿一笑,伸开了天机伞,一丝丝黑气弥漫全身,霎时,我身体被一团光晕缭绕。

巫天蝶大叫起来“你要做什么?快停下,你会死的。”她伸手向我抓来,想要阻止,可是,当她触及到我身黑色光晕,立刻如触电般被弹开了。

鬼门两个黑衣人感觉到了不妙。

他们对视了一眼,相互点头,一个黑衣人前,对水妖下了命令“是你们找死,反正你们死了,东西还是我们的,杀了他们。”

“杀我?尽管来吧。”我嘴角泛起嘲弄的浅笑,伞尖直指两人,在这时,水妖剧烈收缩起来,想要将我们吞没。

咔嚓!

一声怪音突然响起,好似剑出鞘的低吟。这一刻,我面无表情,冷静的有些骇人,握天机伞的手微微一转,一把薄如柳叶般的剑自天机伞内被抽了出来,同时,我速度快到极致,冲向两人。

两人骇然。

天机伞被甩向半空,我刺穿了围过来的水,剑泛着清冷的黑光。

“退!”

两人同时大叫了一声,飞快的退。但是,我的剑虽然没有刺到,可足以对他们造成伤害,我没有追去的意思,脚步刚一落地,反身向回而来。

剑尖点在正凝聚的水面。

哗啦啦!

水如失去了操控般,散落,这次,再也不能凝聚。

两个黑衣人震惊,他们身冒起了黑烟,他们正在消散。

我深吸了口气,站直了身子,转过身,看着他们。

“还要打吗?”

“你没受伤?”他们牙齿都在打颤,尼玛,原来这家伙都是装的,该死,当了,真是可恶。

“你究竟是谁?你不可能是方青的弟子,不,你懂得龙魄指……可凭你怎么能杀死水妖?对,这一定是在做梦。”

他们胆寒了。

我冷着一张脸,缓缓走来“废话少说,留下命来吧。”我扬起了剑。

“走!”

两人对视了一眼,果然退走,化作一团青烟,飞快向远处而去,很快消失无踪。

“哇,太好了,我们没事了。”巫天蝶高兴的走了过来,“想不到你还挺聪明,居然装重伤,示敌以弱,厉害啊,我都被你骗过了,啊,伞内抽出剑,这是什么招数?太变态了?……”

巫天蝶说着拍了一下我肩膀。

噗嗤!

我一口鲜血喷出,缓缓倒了下去,栽倒在雨水,却是晕死过去。

巫天蝶愣了一下,大叫“余晖……”

呼和浩特好医院男科
沈阳男科治疗哪家好
乌鲁木齐妇科医院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