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百科

妖孽看剑第二十九章玉山书院营养

2021-01-15 03:20:38 来源: 西宁家居网

妖孽看剑 第二十九章 玉山书院

玉山书院就在梁云王朝的疆域之内,对于这座已经有千年历史的书院,梁云王朝心中的尊敬,甚至还要超过许多读书人。此番梁云王朝的南瞻学府之所以没有参与望海宴,许多人都猜测,这应该是南瞻学府在避让玉山书院,至于为什么避让,倒没有多么复杂的缘由,只是源于那一份千年来一直存在的敬意。

毕竟,千年前若非没有玉山书院出现,今日梁云王朝很可能已经不复存在,毕竟西有大周,东有永徽,两个天下最为势大的国家环侧左右,虎视眈眈,当年若非玉山书院让两国心生退意,梁云王朝只怕是被瓜分的下场。

师京秋坐在案前,一面饮着热茶一面看着书院先生递过来的文书,很惬意。

书院里人才济济,先生们都是良师,学生也都明白事理,很少有需要他这个院长亲自去烦心的事儿。当然,他也希望能够一直这么安逸下去,因为真正值得让他头疼烦恼的事情,往往都是不得了的大事情。

师京秋正看着文书沉吟其中,但忽然放下了茶杯。

不多久便听到了几声敲门声。

声音很轻,甚至从节奏上还能听出来几分玄妙的味道。

师京秋笑道:“请进。”

应声推门而入的那位文士,看着儒雅非常,又有种难以言明的高深气质。

正是那位以棋道甲天下的李太卿。

早在望海宴结束的时候,李太卿便直接离开了望海城,今日刚刚回到书院。

师京秋问道:“原以为你还要过阵子才会回来,毕竟那第六枚玲珑棋子……”

李太卿摇了摇头,道:“第六枚玲珑棋子出了点问题。”

师京秋怔了一下:“怎么?”

李太卿轻声道:“我确实是送了出去,可那人并没有接受,而是转交给了另一人,如今怕是会生出变数。”

师京秋露出几分怪异。

天底下几个人不知道李太卿桃李二三满江山的传说?得到了玲珑棋子,不仅是一种认可,还定会得到书院的倾力栽培,这么好的事儿,谁这么大的心竟然给放弃了?

他忽然想起了个人来:“我猜你中意的那个人,是永辉王朝那位大名鼎鼎的长乐侯,苏卓?”

“不错。”

“他现在应当还在望海城吧……那他的处境不太妙。”

李太卿轻叹一声,道:“如果他收下棋子,我便能保他无事,可他不愿,我也无法强求,如今是生是死就全凭他自己了。”

师京秋微微皱了皱眉,这还是李太卿第一次碰了钉子,恐怕这是谁也想不到的事情,况且这枚玲珑棋子还是非比寻常的第六子,李太卿当时的心情大概也很复杂吧。想到这枚玲珑棋子的意义之后,他肃然望向李太卿:“那我们该怎么办?”

李太卿轻声道:“看来我算错了,苏卓并不是我们要的那个人。”

他当初在笙月山上说的一番话,并非虚言,他确实不是因为苏卓父母的缘故才选中苏卓,他只是觉得苏卓应该是他要找的人,但如今来看,是他错了。

这第六枚棋子很不一般,不同于前面的五枚玲珑棋子,这一枚并非李太卿自己的,而是墨明上人的。当时墨明上便说过,谁拿到这枚棋子,便是他要找的人。既然苏卓没有接受,那么苏卓就不是。

师京秋问道:“苏卓把第六枚棋子给了谁?”

这位书院院长现在的神色很严肃,不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真正执子的是超脱了破妄境的存在,这一棋落下,势必非同小可。

李太卿道:“一个年轻女子,是陵江城的花魁。苏卓将棋子给了她,她凭此入了书院。”

“这……”师京秋心情有些复杂,这一枚玲珑棋子最后竟然让一个花魁得到了,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这让他有些担心,并非是他瞧不起那个女子,而是因为这第六枚棋子,着实过于重要。

李太卿看着他,道:“墨明上人说拿了棋子的人,便是上人要找的人。我想我们之前对此的理解出了偏差房贷险未来的发展很难说。会不会像车贷险一样。”

李太卿早在到望海城之前就注意苏卓很长时间了,他一度认为苏卓就是那个人,但他又想起了墨明上人的话,所以光是他给苏卓不算,还要苏卓自己拿着才算,既然苏卓最后没有拿,那么按照墨明上人的话来说,就不是苏卓了。

师京秋一怔,喃喃道:“难道说……人无定,而是天定?”

李太卿不置可否:“虽说这棋子是经由苏卓之手才到了那女子手里,但墨明上人应当不会有错,我们且看看这女子回到玉山书院后会发生什么吧。”

师京秋微微点头,轻声道:“唯有如此了。”

……

……

那位一身轻裘缓带的年轻男子回到房间的时候,腰间那把剑便自行飘了起来。

三天前把天雀楼的那位小二吓得不轻的人,便是他。

他叫做周策。

他的生身母亲是金符王朝的公主,他爹则是北祁王朝的九五之尊,至于他自己,便是金符与北祁两国的联姻产物。

不过,他是一场失败联姻的产物。

原本他携两国之气运而生,天生拥有苍龙气运,可却被人硬生生夺走了。

气运被夺之痛楚,远不止身体上的,非常人能够想象,这一份刻骨铭心的痛,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他更加但对租赁物范围等内容还存在一些异议。 限制第三人“善意”取得 2012年底忘不了的,甚至三倍经验印章是对那个皇袍加身之人,以及那个来自苍离宗最后成了北祁皇后的那个女人。

因为恨,所以忘不了。

那一天,他绝望又无助,可那两人却只是冷冰冰的看着这一切,硬生生将他的一身气运转嫁到祭坛上的幼童身上,也就是当今的北祁太子周晔身上。

蟒吞龙,他们成功了。

至于他,本该君临天下的苍龙,却失去了气运,一落千丈。

本该属于他的一切,被无情剥夺,甚至在十年的时间里,他日日夜夜都要承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修为难以精进,直到三年前,他在天云北方禁地往生湖附近遇到了这把剑。

她叫做龙雀……

“喂,我不叫做龙雀,本小姐和你说过了,龙雀是剑名。我可是有名字的,我叫做林陌……”周策正在回忆着,忽然脑海里传来一道动人的声音。

他抬头看了一眼,那把纤细又漂亮的龙雀剑正悬浮在自己的头上,像极了一位叉腰站着生气的大小姐。

“知道了,林大小姐。”

“你要叫我主人,本小姐赐予了你一切,你居然还这么没大没小。”

周策有些无奈,几乎每天都会有一次这样的嘴仗:“大小姐,这些天带着你吃香喝辣,还不满意?”

“哼,这些都是你该做的。”

周策开始觉得脑仁疼了。

他转过身去,龙雀剑没打算放过他,也跟着飘了过来:“要知道,当年本小姐可是天下两大剑宗之一天浮剑宗宗主……的女儿,我阅尽天下剑法,早已无敌于天下,如今昊山剑宗的宗主见到我都要让养户忧心忡忡。一方面喊一声祖宗。这样一位剑道高手亲自指点你,你居然还敢心生抱怨。我娘说的可真没错,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周策认输:“大小姐,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你不敬……”

“你,你承认了!你竟然真的这么不喜欢我……”声音开始变得泫然欲泣。

“打住!”

“……干嘛?”

周策觉得让自己闲下来就不是一件正确的决定,所以他伸手一探,将龙雀剑重新放回腰间,转身又出了门:“来到望海城这么久,似乎还没有与北祁王朝和苍离宗的人打过照面,陪我走上一遭。”

“诶,又要我卖苦力!”

“此番蛰龙潮之后,我会想法子为你重塑肉身的。”

“这还差不多,那大小姐我就勉为其难再帮你一回……唉,这还真是小姐的身子,丫头的命啊。”

兰州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天津治疗阳痿费用多少钱
福州男性功能障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