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资讯

代表天才相士第三百二十八章大婚中

2020-09-17 11:44:53 来源: 西宁家居网

天才相士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大婚 中

现在时间恰好是上午七八diǎn钟,正是上班的高峰期。王府井是燕京繁华地段,车流繁多,更是无比堵塞。好容易等到车流出现缺口之后,何少瑜一脚踩下油门,兰博基尼发出一阵嘶吼,朝前便急驶了过去。刚一冲过拐角,便看到一辆同样挂满雪白玫瑰的布加迪威航。

何少瑜没敢犹豫,急忙按响喇叭,摇下车窗看着身侧那辆布加迪威内的胖子带着笑意轻声问道:“哥们儿,你这么急,是赶着去谁家的婚礼?”

“我师父的婚礼!”尚卓才没好气的瞪了何少瑜一眼,尾随着前面的车流急忙开动。

何少瑜正想要再问几句,却是突然发现身前的道路出现了个缺口,没敢犹豫,开车便急忙往里面冲了进去。尚卓才一看原本属于自己的车道被人占了,心中直骂娘,师父结婚这样十万火急的事情,你这厮还敢超我的车,没犹豫,尚卓才摇下车窗,朝外便伸了个中指!

何少瑜从后视镜内看到尚卓才比出的中指,心中一阵阵的憋屈,但旋即想着自己这么一超车,説不准就能早diǎn儿到燕京饭店,心情就又舒展开来。相比于能够赶上婚礼庆典来説,吃个把中指能算什么事情,只要林哥高兴,自己就是被人比一万次中指都值了!

接亲的事情已经结束,仪式举行结束之后,剩下的便是接待各色客人。刘经天、刘经纶这两个活宝,再加上黄宗泽这个憨货,三个人围着林白和贺嘉尔二人是百般挑逗,把林白整的是哭笑不得。

“得了,咱们新郎官大人还是赶紧带着新娘子出去接客吧,要不然客人们还不知道是参加的哪个人的婚礼……”刘经天贼眉鼠眼促狭道。

听着刘经天这不着边际的话,碍于此时正是自己的大日子,林白倒不好和这xiǎo子多加争执,只得赏了他两记卫生球,然后老老实实的站在燕京饭店门口,接待各路宾朋。

也恰在此时,一路上疯狂追逐的何少瑜和尚卓才二人也终于赶到了燕京饭店门口。车子一停下,二人推开车门,便直接冲在一块,伸手指着对方鼻子,盯了半晌之后,异口同声问道:“你丫挺的是不是来参加林白婚礼的?”

“我是来参加我师父婚礼的,怎么着?!难不成你xiǎo子今个儿是想来砸场子的!我可告诉你,我是得了我师父九成真传的人,xiǎo心xiǎo爷我一出手就把你这瘦竹竿给撂趴在地上!”尚卓才握着肥硕的拳头在何少瑜面前摆了摆,气焰嚣张道。

何少瑜上下扫视了一遍尚卓才身上的肥肉,嘿然笑道:“就你xiǎo子这身板,也敢説得了林哥九成真传,我看你丫是吹牛不打包票。今儿你追我车的账先记下来,等婚礼结束,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你!”

“成,等会儿咱俩坐一桌,哥们儿我今儿不把你撂趴在酒桌上,我就不姓尚!”从何少瑜説话的口气中,尚卓才觉察这人并无敌意,而且貌似和林白的关系还极近,便笑着道。

几句话这么一説下来,仇怨顿时烟消云散,何少瑜一把勾住尚卓才的肩膀,笑眯眯道:“成,今儿我要是不把你xiǎo子给撂趴在酒桌上,以后你见我面就不用叫我叔!”

“……”尚卓才一阵无语,可是却也无话可説,摇头苦笑接着道:“走吧,送礼去吧,等会儿是骡子是马,咱们俩酒桌上见!”

林白眼尖,大老远便看到了尚卓才和何少瑜两个人勾肩搭背赶了过来,按捺不住心头的疑惑,看着面前的二人道:“你们俩是怎么搅和在一起的?”

“我们叔侄俩这是不打不相识!”何少瑜嘿然一笑,伸手拍了拍尚卓才的肩膀,然后看着林白笑道:“你这事儿匆忙,我也不知道该准备diǎn儿什么,刚好当初你在番禹时候住的那套别墅空置下来,我就直接拿出来给你得了,这是钥匙,赶明儿女童独自溜出家门前往公交车站再去番禹我把过户证明给你!”

尚卓才没好气的白了何少瑜一眼,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林白拱手道:“祝师父您老人家和师娘白头偕老,永结同心,当然更要祝师父您桃花无限好!临来的时候,我们家老爷子特意交代让我带他向你问句好,也让我把咱们上次坐的那私人飞机的授权书给您!”

刘家和贺家联姻,这在四九城圈子里可是了不得的大事。燕京饭店门口人流如潮,虽然説这些人平素都不是缺钱的主儿,但是听到何少瑜和尚卓才二人送出的礼物之后,还是情不自禁的倒抽了几口凉气。

别墅和私人飞机这都是有钱人才玩得起的东西,而且价值都是动辄上亿的玩意儿,联袂头都不眨一下送出来,足矣説明这些人对林白是该有多看重。那些原本不明就里,感觉贺家这次嫁孙女吃亏的人,止不住开始从心里重新掂量林白的分量。

“行吧,你们的心意我就收下了,屋里边做,吃好喝好,等会儿我去给你们敬酒!”林白笑眯眯的冲二人一拱手,道。以他和何少瑜、尚卓才的关系,着实不需要什么虚与委蛇,而且像这样送上门的好事儿,林白更是巴不得越多愈好。

刚把何少瑜和尚卓才两个人送走,便又从路边停下的车子上走出一个大熟脸。

“明石真人,您怎么也过来了?”

林白冲明石真人拱了拱手,颇有些惊讶,虽然自己帮助龙虎山寻回了阳平治都功印,但是也从他们那敲来了不少好东西,説起来两家也算扯平了,明石真人这突然上门,着实让林白有些措手不及。

“林xiǎo友成婚大事,老朽焉敢不来!”明石真人笑道,当初在古罗马斗兽场林白露出的那一手可是深深的震慑到他了,如今林白成婚,可以説是奇门江湖中的一次盛典,自己要是不趁着这机会拉近关系,着实不智。

话説完之后,明石真人便从身后背着的行囊中抽出来一条木盒,放到林白手中。这木盒乃是紫檀打造,周遭更是雕刻了各色花纹,看上去精美异常。

“这里面是一幅大千居士当年在龙虎山和天师论道之时所绘制的红荷鸳鸯图,老道我祝林xiǎo友你和贺xiǎo姐喜结并蒂,白头偕老!”

明石真人话音一落,周遭又是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林白对这些东西是门外汉,可是周遭这些人对这幅画的价值可是异常清楚。

大千居士其实就是张大千,这幅画乃是大千晚年所画,笔风精湛老道,可谓是不可多得之佳品,价格估计也在千万左右,而且这幅画的寓意更是和婚礼相合,才最难能可贵。

“行了,就别在这站着显摆了,不是只有你们龙虎山有好东西!”正在明石真人面带笑意接受诸人瞻仰时刻,一双干枯老手一把将他推到一边,然后那人走到林白跟前,笑眯眯道:“我们家xiǎo师弟大婚,自然是要我天培养出社会需要的人才。 使无业者有业相派大放光彩,哪里轮得到你们龙虎山来出风头!你赶紧进去该吃吃该喝喝,别再这挡老道我的路。”

“xiǎo师弟,你猜师兄我给你带来的是什么东西?”张三疯将手伸到怀里,看着林白笑眯眯问道。

林白苦笑道:“师兄您能来就是给师弟我面子,从茅山一路奔波到燕京就够累的了,就算是你什么东西都不送,我心里也是高兴的!”

林白如何不清楚张三疯的家底,明石真人送那幅画价值千万,自己这师兄整日在山上浸淫术法,对外物也不关心,日常哪有什么进项。

“臭xiǎo子,看不起师兄不是!什么也不拿就来参加你的婚礼,老道我要是这样的话,对得起咱天相派的列祖列宗么?”

张三疯被林白这话説的有些哭笑不得,他要是真什么都不拿就过来,那可真是贻笑大方,要知道婚礼这事儿上,愈是亲近的人,出的份子钱就愈多。自己要是空手过来,那可真是要把天相派历代祖师爷的脸面都丢光喽。

“xiǎo师弟,你看这是什么玩意儿!”张三疯嘿然一笑,从怀里边摸出来了两块玉玦放进了林白手中。这两块玉珏一为龙形,一为凤状,虽然寥寥几刀,但活灵活现,而且玉色更是纯白无暇,绝对是上等的和田籽料无疑!

林白一看到张三疯手上的东西,顿时连连摆手推辞不迭:“师兄,这可舍不得,这东西我听师父説过,是你千辛万苦从昆仑山采的玉髓,而且温养成了法器,这物件我可是坚决不能要!”

周遭围观的那些人看到林白这模样,不由得有些不解,不就是块和田籽料罢了,实在是算不上珍贵。但是当他们看到一边的明石真人看着那玉玦惊诧不已的模样,心中惊疑不停,难道自己这些人看走眼了,这玉玦难道还是个宝贝不成?!



经典古方的“重生”:“太极藿香正气液传统制作工艺”列入非遗名录
大庆治疗白斑病费用
平凉看白癜风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