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资讯

上周三月日营养

2021-01-16 03:20:36 来源: 西宁家居网

上周三(1月20日),电子书市场的开拓者美国亚马逊公司宣布,将为在Kindle电子阅读器上出售书籍的作者和出版商提供更高的版税。

根据亚马逊的新政策:从今年6月份开始,该公司将向书籍作者和出版商提供相当于销售额(扣除交付成本后)70%的版税。亚马逊称,以每本书售价8.99美元为例,这种成本相当于每本书不到6美分,而作者则可从中获得6.25美元的收入,高于以前的 .15美元。

无独有偶,亚马逊新政的后一天,国内数字图书门户方正番薯也在络版权上迈出重要一步。

方正番薯此次的推广活动主要针对微型小说家,根据相关合同条款,微型小说作家的100部作品将被打包销售,售价为5元。读者完成支付后,可以选择将内容下载到最多三个终端上,而由此带来的收入,则由番薯与出版社按照五五分成的比例进行分账。

事实上,将作品授权给番薯后,作家本人也能得到不错的“分成”。昆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微型小说作家万芊便是其中一位。万芊告诉,番薯与中大文景进行结算后,后者按比例获得的收入里,将有50%-60%的收入会再划拨给作者。

两个月前,万芊将自己100多篇小说的数字版权打包卖给了中大文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约为10年,如今,这100篇小说出现在数字图书门户方正番薯的万芊个人主页中,供读者付费下载。

这一说法,得到了中大文景出版公司总经理藤刚的确认。换言之,作为内容的生产者,在读者付费下载后,作家最终可以拿到至少25%的版税收入,而在纸质出版的链条上,出版商付给作者的版税分成则在7%-10%左右。

与万芊享受同等待遇的还有100多位微型小说作家。上周四,他们被邀请参加在京举办3、Windows 8.1为开始屏幕提供了更多颜色和背景图的“万篇正版微型小说入驻番薯”的仪式。相较于尚未“入袋”的分成,在不少作家看来,这样的参与,首先意味着自己得到了尊重。

据了解,方正番薯、天津玩家们进入活动地图所需要“恶魔广场通行证”出版传媒集团、中大文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一共用了2个月的时间,将包括万芊在内的100位作家“请”到上,并将其一万多篇的微型小说制作成产品线上销售。合作三方分工明确:天津出版传媒集团负责出版;中大文景负责维护作家关系,代理其数字版权;番薯负责作品的全媒体运营和销售,对接到互联,手持电子书阅读器以及等终端上。

虽然亚马逊将为作者提供更高的版税,但是作为交换,作者和出版商必须符合几条新标准才能获得更高的版税,首先是书籍的上架价格必须在2.99美元到9.99美元之间,且至少比实体版书籍的最低售价还要低20%;其次,书籍售价要不高于其他图书销售商的售价;最后,作者或出版商必须拥有所售书籍的知识产权。

亚马逊提高出版社版税分成的做法,被视为是对抗苹果公司即将推出的平板电脑而做的准备。平板电脑给内容商提供了更多的选择,据称,苹果已经开始为苹果平板寻找媒体内容供应商——报社、出版社、媒体……未来更可能还包括 BLOG 写手、小说家、专栏作家。据外媒报道,集团旗下出版公司HarperCollins正在与苹果洽谈电子书合作协议,希望借助苹果平板电脑与亚马逊展开竞争。有消息称,苹果方面开出的价码,是三七开,苹果三,供应商七,远远优于Amazon为Kindle所开出的七三分成。

虽然在亚马逊书店眼下的100大畅销书排行榜上,几乎没有价格高于9.99美元的书籍,而最为畅销的书籍都是免费的。在100大畅销书排行榜上,有不是每个导演都有机会的。64款图书是免费的。但苹果可能会对电子书市场的瓜分,仍让相信电子图书销量将会超过印刷版图书的亚马逊不得不严阵以待。根据亚马逊此前披露的数据,对于那些有Kindle版的印刷版图书来说,亚马逊每卖出100本纸质书,就会同时卖出48本Kindle版。[NextPage]

显然,内容提供者将是这场阅读终端战争最直接的获益者,可以预见的是,强势内容势必开始获得更多的话语权。但在国内,万芊只是少数能够分享互联技术带来的收益的作者之一。事实上,虽然终端市场发展迅速,但正规出版的图书的电子书数字版权问题仍尚待解决。

以国内目前电子书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汉王电纸书为例,产品推出初期,汉王就提出了自己的内容整合方案——“二八分成”,汉王拿二,内容提供商拿八。目前,汉王“二八分成”的绣球,已经吸引了100家左右的出版社与汉王建立了合作关系。

汉王集团资源总监陈少强告诉,目前,在汉王的平台中,只有不到10%的内容来自与作者的直接签约,而汉王目前随电纸书的销售附送的免费内容,则是通过向出版社一次性买断数字版权的方式取得,一个月前,汉王书城上的6000多部收费作品开始试销售,目前仍未到与出版社之间分账的节点,相关的经营数据也不便透露,这部分内容,仍将采用一贯的二八分账模式。

即使如此,大部分作者仍很难从中得到切实的收益,藤刚告诉,不少作者在与出版社签订协议之中,并没有涉及到数字版权的内容,但不少获得纸质出版权的出版社,已然将内容的数字版权“出售”给了终端厂商,由于合同中未就相应的版税进行约定,作者无法得到,或只能按照传统分账比例得到版税。所以,终端市场虽然越来越大,但作为内容的生产者,却大多没有获得相应的收益。

“这是一个链条,每个环节都需要分享到市场的增长,要让作者真正享受到市场的增长。”藤刚如此表示。

(:李明达)

四川成都肝病医院
南京治疗白癜风费用
心慌气短能靠食疗治好吗
本文标签: